全国老年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请使用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935|回复: 35

[原创] 我的大学生活回忆之七——参加反右运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5 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大学生活回忆之七
——参加反右运动——
    1957年上半年,在党中央向党外人士发出帮助共产党整风号召的时候,班长李天贵转交给我一份动力机械系学生会聘任我到系学生会宣传部工作的聘书,并要我立即去报到。
    接到聘书后的瞬间,我浮想联翩:他们为什么选我去系学生会工作?要我去做什么工作?是因为我的字写得漂亮?抑或是我的文章写得好?还是我的组织能力出众?我百思不得其解。但想来想去,觉得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组织对我的信任。于是我便去了设在建筑教学楼的系学生会办公室报到。
    在系学生会宣传部报到后,我才知道,原来是要我做报纸版面的编排和刻制工作。我每天的工作是根据他们收集到的师生鸣放材料完成一个版面的编辑、排版,然后再刻成蜡纸,刻制完毕返回给办公室,由他们誊印成名为“动力机械系动态”的报纸,最后再发到系内各班,供同学阅读、参考。所有工作必须在当晚完成,因为报纸必须在第二天与同学们见面。由于材料很多,所以我们每天要工作到很晚才能完成任务,为了解决晚上肚子饥饿的问题,给每人发一个面包充饥。
    在系学生会宣传部工作期间,我因工作认真卖力,编排得体美观,刻字工整规范,因此我的版面常得到同学们的喜欢和赞赏。
    平时我在学校里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宿舍、教室、食堂;全部时间和精力,都用在上课、做作业、看书上,对周围的事物极少关心,甚至连“大鸣大放”这样的国家大事也知之甚少。但自从被聘任到系学生会工作以后,我看到材料多了,知道的事情也就多了,对外面的世界也逐渐有了了解。我还把知道的一些鸣放内容告诉给同宿舍的同学听,如人民大学有个叫葛佩琦的人在大字报中叫嚣“要杀共产党”,气焰嚣张;有一个民主人士叫章伯钧的老先生在大字报中提出“要与共产党轮流执政”,野心狂妄;清华大学的钱伟长教授提出“外行不能领导内行,教授治校”的论点,荒谬透顶;……。大家听了以后也都感到十分震惊。
    但到57年下半年开始,国家的政治气氛突然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即从欢迎党外人士给共产党提意见转而向这些提意见的党外人士进行反击,纷纷将他们打成右派,霎时全国笼罩在一片红色恐怖之中。
    我们学校也在新学年开学不久(1957年9月开始),在全校师生中也开展了一场“反右斗争”。
    此时,我在系学生会宣传部的任务没有变,还是每天完成一个版面的编辑、排版和刻制工作。但刻制的材料内容变了,由原来为“帮党整风”造势、鼓劲的材料,转而为对“右派分子”的揭露、批判和声讨的材料了。
    我们学校在“反右斗争”时,也将不少教师和学生打成右派。
    下面两个被打成右派的名字,至今还让我仍铭记在心:
    我们班第一个被打成右派的是来自牡丹江的张国顺同学,他是因为为剥削阶级家庭翻案而受到批判,并被划为右派。
    张国顺为富农家庭翻案的事实,是源于他在一次东北同学间的闲聊。在考入哈工大不久,他在与同宿舍的同学相互介绍家庭情况时,曾说过这样一段话——他说他是富农家庭出身,对于将他们的家庭划为富农成分,他感到有点不妥。他说他家虽有几十亩土地,但从他能记事起,这几十亩土地平时都是由自己一家祖宗三代人劳作的,他自己从小时起也同样参加在地头的劳动;他家只是在农忙时节临时雇几位农民来帮忙,因此他认为划为富裕中农比较合适。后来在反右时,他的这段闲聊,被室友揭发,就作为他为剥削家庭翻案的证据了。
    我知道的学校教师中被打成右派的有一位由美国回来、曾教过我们数学(微积分和解析几何)的王泽汉教授,他是因为对现实不满和对苏联专家不敬而被打成了右派的。
    他对现实不满的事实是由他的女儿揭发的。他女儿揭发父亲多次在家中说起,父亲在美国时的月工资可以买到50袋面粉,但来到哈工大以后的月工资还是只能买到50袋面粉,工资没有提高,学校没有兑现当初的承诺,因而常在家中发牢骚。
    而对苏联专家不敬的事实是由数学教研室的年轻同事揭发的。他们揭发王教授常在教研室的业务会上提出一些个人的教学理念和方法,与苏联专家唱反调,并借机贬低苏联专家的水平和能力。
    在整个学校的反右斗争中,我因课余时每天忙于完成系学生会主办的“动力机械系动态”报纸的编排、刻制任务,所以只参加过一次对张国顺同学的批判。因我对张国顺同学不甚了解,所以,我在批判发言中,只是笼统地说了一些要认识错误、深刻反省、与剥削阶级家庭划清界限、争取做一个符合党和国家需要的人等;在反右运动中我也没有写过一张大字报,也没有在公共场所发表过反党、反苏、攻击社会的言论。
    在反右斗争的后期,学校要求每位学生写一份思想总结“向党交心”。
    依稀记得我的思想小结是分为两个部分写的:深刻反省和努力方向。
    深刻反省部分:反省自己在哈工大生活、学习一年来所走过的弯路,思想上不求上进,没有主动靠拢党团组织,放松对自己思想的改造,还存在着严重的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意识,因而分辨大是大非的能力较差,以致在帮党整风鸣放期间传播右派言论,在后来的反右斗争中与右派分子斗争不力,甚至产生同情情绪。
    学习上走只专不红的个人主义道路,笃信“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和“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的资产阶级信条,因而“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数理化”。对学习上比较后进的同学,不仅没有主动帮助他们提高,反而是有点看不起他们。
    在平常生活中,表现以个人为中心,喜欢独立行动,不能与与班上同学打成一片,融入到集体中去;自私自利,如在参加抗洪抢险斗争时将散落在工地的铁丝捡回来做成衣架使用,而没有上交给学校。
    努力方向:加强政治学习,主动靠拢组织并寻求组织的帮助,关心班级的工作和团结同学,努力克服个人主义和自私自利的缺点,走又红又专道路。
    由于我的思想小结联系自身实际,深挖思想根源,对错误认识深刻,前进目标明确,所以一次就通过了。
    经过“反右运动”,我深切地感受到学校的气氛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没有了往日的朝气,没有了往日的活力,而是变得紧张、沉闷和压抑了;师生间的关系也没有原来那么融洽、信任了,学生在学习上遇到什么问题,也不敢去向老师求教了;被打成右派的教师从此就消失在讲台上了;同学之间也没有了昔日那种谈笑风生、亲密无间的友好关系了,而是变得互相猜疑、互相提防了;一些平日思想比较活跃的同学,也变得不苟言笑、沉默寡言了;尤其对于那些家庭出身不好的学生,更是觉得低人一等,变得谨小慎微、夹着尾巴做人了;连我生活的寝室里,再也没有曾经的和睦、温馨、亲如一家人的感觉了。
                          宋世庆2018年4月12日于上海

评分

11

查看全部评分

这里是中老年人的精神乐园
发表于 2019-1-25 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五十年代那个反右运动的大风暴中,人人自危!稍不留神就可能被打倒了,再踏上一只脚,永世不得翻身。
 楼主| 发表于 2019-1-25 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平 发表于 2019-1-25 19:50
在五十年代那个反右运动的大风暴中,人人自危!稍不留神就可能被打倒了,再踏上一只脚,永世不得 ...

谢谢秋平网友的精彩点评,凡是经历过反右运动的人,都有切身体会。这是一场闹剧,这是一场悲剧,多少人被流放他乡,多少人弄得妻离子散,多少人遭到家破人亡,几代人被牵连蒙冤。我们要为这批人讨回公道,但愿历史不再重演。
发表于 2019-1-25 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庆幸没有出生在那个年代, 像我这种坦率、 直言不讳、没有提防心的人早就被学生揭发打成右派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1-26 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春燕 发表于 2019-1-25 21:25
我庆幸没有出生在那个年代, 像我这种坦率、 直言不讳、没有提防心的人早就被学生揭发打成右派了。 ...

春燕小友:是的,你很庆幸,没有生活在那个恐怖的年代,没有经历过那种残酷的斗争。但正由于此,你可能缺少免疫力,缺少辨别能力,会走一些弯路,会犯一些错误。现在的社会很复杂,到处是陷阱,到处是雷区,你还是小心为上,多加防范才是。
发表于 2019-1-26 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宋世庆的——我的大学生活回忆之七——参加反右运动,写得真实,赞一个!
发表于 2019-1-26 12: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春燕 于 2019-1-26 12:46 编辑
宋世庆 发表于 2019-1-26 11:59
春燕小友:是的,你很庆幸,没有生活在那个恐怖的年代,没有经历过那种残酷的斗争。但正由于此,你可能缺 ...

宋老师首先感谢你善意的提醒,每个人在他的一生中多多少少都犯过这样活着那样的错误,没有人一帆风顺的一路走过来。我的家教相当严格,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犯过大错误,我牢牢记住 小错不断 大错不犯。哈哈,,小时候我比较调皮,因此挨了父母不少打,长大以后我是最孝敬父母的。棍棒底下出孝子真的很起作用
发表于 2019-1-26 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反右运动扩大化了,冤枉了很多人。
 楼主| 发表于 2019-1-26 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微尘网友:谢谢你对我的回忆文章的肯定。回忆录中写的都是我的亲身经历或感受,虽然会让某些人看了感到不快或不爽,但这确是当年发生的一些惊心动魄、匪夷所思、刻骨铭心的事件。忘记历史就等于背叛。前车之鉴,后事之师。我们要牢记这个血的教训,绝不能再让它重演!
发表于 2019-1-26 13:52 | 显示全部楼层
反右运动有些极左,冤枉了一些有才华的教授学者,政治运动使得人人自危,您们学校当时老师同学都有压抑感,为您的回忆录点赞!
发表于 2019-1-26 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您比我们长几岁,赶上了那个冤假错案的年代,反右使多少有才之士备受屈辱,家破人亡。我们绝不能让历史再重演了!谢谢您!
发表于 2019-1-26 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宋世庆老师的大学生活回忆之七,参加反右运动,写的很真实,一点不假,那时我正在部队当兵。但是当兵的,也有被打成右派的。
发表于 2019-1-26 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正在发表的短篇小说里也描述了反右斗争时期的一些怪事:一个科室里大家抓阄决定谁去当右派。打倒四人帮之后为剩余在世的约50万右派平反昭雪,反正摊上谁就是家破人亡!
 楼主| 发表于 2019-1-26 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谟深虑 发表于 2019-1-26 12:56
反右运动扩大化了,冤枉了很多人。

老谋深虑网友:谢谢你的精彩点评。我认为反右运动不是扩大化的问题,而根本是一场错误的运动。文中提到的张国顺同学,他仅仅在同学相互介绍家庭情况时,如实地谈了对自己家庭被划为“富农”的看法,这种私聊怎么能说是为剥削阶级家庭翻案呢?王泽汉教授在业务会上发表了自己的教学理念和方法,这纯粹是个学术问题,怎能定为反苏的言论呢?又如我的一位施姓高中同学,在上海交大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因发现他曾在高中的墙报上发表过一篇题为“教条主义害死人”的文章,竟把它翻出来作为反对苏联的证据,而把他打成右派,最后流放到新疆石河子劳动,你说冤不冤?你说错不错?
发表于 2019-1-26 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宋世庆 发表于 2019-1-26 19:29
老谋深虑网友:谢谢你的精彩点评。我认为反右运动不是扩大化的问题,而根本是一场错误的运动。文中提到的 ...
           同意您的观点!
 楼主| 发表于 2019-1-26 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宋世庆 于 2019-1-26 21:38 编辑
含月 发表于 2019-1-26 13:52
反右运动有些极左,冤枉了一些有才华的教授学者,政治运动使得人人自危,您们学校当时老师同学都有压抑感, ...

含月网友:谢谢你的精彩点评,向你致敬。反右运动是我这辈子亲身经历的第一项政治运动,我认为它不是“ 有些极左”,而完全是以极左的理论为指导、以极左的方式来进行、又以极左的方式来结束的一项彻头彻尾的极左运动。它除了把被打成右派的人扫地出门、流放边疆,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以外,更可怕是让所有参加运动的人从此变得人人自危,变得互不信任,变得集体沉默、变得没了思想。
 楼主| 发表于 2019-1-26 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宋世庆 于 2019-1-26 21:39 编辑
海燕 发表于 2019-1-26 14:58
您比我们长几岁,赶上了那个冤假错案的年代,反右使多少有才之士备受屈辱,家破人亡。我们绝不能让历 ...

海燕老师:谢谢你的精彩点评,向你致敬。反右运动是我这辈子亲身经历的第一项政治运动,我认为它完全是以极左的理论为指导、以极左的方式来进行、又以极左的方式来结束的一项彻头彻尾的极左运动。它除了把被打成右派的人扫地出门、流放边疆,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以外,更可怕是让所有参加运动的人从此变得人人自危,变得互不信任,变得集体沉默、变得没了思想。它所造成的恶劣影响,至今仍在延续,使中国变成了世界上一个没有信仰的国家!
 楼主| 发表于 2019-1-26 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快乐 发表于 2019-1-26 16:45
欣赏宋世庆老师的大学生活回忆之七,参加反右运动,写的很真实,一点不假,那时我正在部队当兵。但是当兵的 ...

快乐网友:谢谢你的精彩点评,向你致敬。反右运动是我这辈子亲身经历的第一项政治运动,我认为它不是“ 有些极左”,而完全是以极左的理论为指导、以极左的方式来进行、又以极左的方式来结束的一项彻头彻尾的极左运动。它除了把被打成右派的人扫地出门、流放边疆,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以外,更可怕是让所有参加运动的人从此变得人人自危,变得互不信任,变得集体沉默、变得没了思想。它所造成恶劣影响至今仍在延续,使中国在世界上变成了一个没有信仰的国家。
 楼主| 发表于 2019-1-26 21:34 | 显示全部楼层
秋不老 发表于 2019-1-26 16:55
我正在发表的短篇小说里也描述了反右斗争时期的一些怪事:一个科室里大家抓阄决定谁去当右派。打倒四人帮之 ...

秋不老网友:谢谢你的精彩点评,向你致敬。反右运动是我这辈子亲身经历的第一项政治运动,我认为它完全是以极左的理论为指导、以极左的方式来进行、又以极左的方式来结束的一项彻头彻尾的极左运动。它除了把被打成右派的人扫地出门、流放边疆,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以外,更可怕是让所有参加运动的人从此变得人人自危,变得互不信任,变得集体沉默、变得没了思想。它所造成恶劣影响至今仍在延续,使中国在世界上变成了一个没有信仰的国家。
发表于 2019-1-26 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您不但以优异成绩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而且在学习期间还能到系学生会宣传部工作,的确是很优秀的学生。对于那个反右运动的大风暴中,搞得人人自危!这是历史的教训,已经成为过去。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全国老年网 ( 湘ICP备17006293号

GMT+8, 2019-6-20 17:46 , Processed in 0.13143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